当前位置: 主页 > 橡胶支座 >
下马关——因长城而建的古城
发布日期:2022-04-03 13:31   来源:未知   阅读:

  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新闻中心国内国内新闻正文

  下马关,原是明长城固原段极普通的一个关隘,因其设在固原三边总制巡视边防下马休息处而得名。后来,这座明代古城成为清代平远县治所,再后来,它又成为解放战争的一个战场,因开国将军徐海东率领红军西征于此而闻名天下。

  400余年来,下马关虽历经各类自然、人为灾难侵袭,于今形制依然完整,全没有平日所见古城那般颓废与寂寥。现在的下马关古城内建满民房,城墙里住着人家,院落里鸡犬相闻,宁静平和中透着勃勃生机。

  下马关是一座因长城而存在的古城。明代人修筑长城,一般在交通干线之外必筑关城,以控扼交通。下马关古城便是长城沿线上,尤其是固原内边这道长城上的最大的一座关城。古城辟南、北二门,它连接宁夏、固原两镇的道路,自北而南穿城而过,南、北两道城门的门洞便是古人车马必经的“暗门”。

  固原内边这道长城,位于明代第一边防线延绥长城和宁夏河东长城之南,为该地区的第二道防线,属固原管辖,故称固原内边。固原内边,因是第二道防线,修筑质量较差,所以至今在宁夏境内,内边城墙保存完好的便只剩下同心县下马关古城内的这30里夯土墙。

  这30里夯土墙,西起下马关城,东止老爷山顶,既是长城的一部分,也是下马关古城的一段遗迹。据同心历史上首部县志《平远县志》记载:下马关旧名便为长城关,因三边巡视边防者必下马于此休息,故得名下马关。后明王将设在韦州镇的守御千户所改为平远所,并移址下马关。清同治十年,陕甘总督左宗棠改平远所为平远县,县址也设在下马关,辖今天同心大部分地区。

  如今,下马关古城轮廓尚存:城墙内部的夯土墙还在,残高约8米至10米,但坍塌严重,里外墙砖几乎全被人为拆散。南城门及南瓮城保存完整,瓮城北门洞上方刻的“重门设险”四字仍清晰可辨;瓮城正东设门,门洞上方嵌有长方形石板,上刻“橐钥全秦”四字。

  站在裸露的夯土墙上,向北望是古城内的居民区,一条曲折的沥青硬化路面穿城而过;向东、向南望去,最显眼的是层层叠叠的现代化居民楼和大大小小近10座清真寺。即使现代气息不可抵挡,但站在坑凹不平的夯土墙上,我们却依旧有种亲密接触历史的真实感。

  我们脚下的这段长满杂草的夯土墙,也曾出现在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所著的《西行漫记》中。1936年,埃德加·斯诺跟随西征红军来到下马关,在下马关古城南门城楼采访了红十五军团团长徐海东,当时徐海东将军的办公室就设在南门城楼上的箭楼里。遗憾的是,箭楼今天已不复存在。

  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这样写道:“这是一个古老的回民城市,居民约有四五百户,城墙用砖石砌成,颇为雄伟。城外有个清真寺,有自己的围墙,釉砖精美,丝毫无损。但是其他的房子却有红军攻克以前围城的痕迹。县政府的两层楼房已毁了一半,正面墙上弹痕累累。他们(红军)告诉我,这所房子和城外的其他房子都是红军开始围城时马鸿逵将军的守军毁坏的。敌人从城外房子撤出时都纵火焚毁,以免红军占领后作为攻城的阵地。”

  据同心县党史办原主任杨文元介绍,《西行漫记》描述的这座古城,确切地说在当时叫豫旺县,而非下马关城。原来,在清朝之后的历史变迁中,下马关城曾先后改为“镇戎县”、“豫旺县”。直到1936年在这里成立豫旺县政府,1936年6月,西征红军解放了时称豫旺县城的下马关,在这座古城里建立了中共豫旺县委和豫旺县苏维埃政府,把这里开辟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一部分,并以下马关为中心,北向韦州、金积,西至同心、中卫,扩大革命根据地。豫旺县由此成为红色革命根据地。

  杨文元说,1936年红军实际上在下马关古城只打了一场小仗。据《西行漫记》所记:红军包围封锁豫旺县不过10天。当时豫旺县里只有马鸿逵一个旅的骑兵和大约1000人的民团。红军根本没有进攻,到第10天晚上天黑后,红军便在城墙上放了云梯,有一连人爬了上去,这时敌人岗哨才发现。一架机枪守住云梯后,红军又有一团人爬了上去,继而占领了豫旺县。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有着丰富记忆的古城遗迹,虽然打上了“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字样,但依然被风吹雨打,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而日渐消蚀。由于这里的人们缺乏文物保护意识,沿城墙一带又少有古城保护警示牌,附近一些村民为方便,在古城墙上挖建了房屋,并纵贯而上垂直于城墙墙体挖了深达数米的烟囱,电线、有线电视天线被固定在城墙上。眼下的下马关古城,除了南城门及南瓮门有专人看护外,其余基本属于无人管理状态。

  2010年年初,《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接连两期推出宁夏专题,其中《一个人的长城》一下让下马关古城受到了远比历史任何时期都要多的关注,古城的守护者杨国兴也因此为人所知。杨国兴守护的恰恰就是南城门及南瓮门。

  整个南城门就被包围在杨国兴自家的院子里。城墙上有一口窑洞,他们一家人就住在里面。由于居住地特殊,所以当地人对杨国兴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杨国兴是破坏长城的人,因为他居住的窑洞也是长城的一部分;也有人说,要不是杨国兴的固守,下马关长城这段夯土墙以及古城里仅存的这座保存完好的明代城楼,很有可能早就荡然无存了。

  我们问杨国兴,打工赚钱,是不是为了搬出城墙?杨国兴说,他没想搬,但是得为婆姨娃娃着想,总住在窑洞里,大人娃娃难免被人说三道四。杨国兴的“长城里的家”,光线多平方米。四周的墙壁上,布满了岁月烟熏火燎的痕迹。

  记者又问杨国兴,你一家居住的这孔窑洞是谁开凿的呢?杨国兴说,这孔窑洞,是历史遗迹,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了。20世纪50年代,这座下马关城楼,是同心县粮食局的办公室。杨国兴的父亲杨青录,当时是粮食局的职工。因是外地人,无居所,粮食局就在城墙上打了一孔窑洞,让其栖身。就这样,杨氏一家就一直住在城墙里。后来,随着下马关的外来人口逐年增多,有人就到城墙边扒城墙砖,运回去盖房子。

  看到一块块城墙砖被剥落,一堵堵夯实的土墙体裸露出来,杨青录心痛不已,却又无力阻止。他所能做的,是就近把城楼围绕起来。因为家就在长城里,父亲杨青录想保护家园。没想到,这样一来,却对长城起到了极好的保护作用。一些想来扒城门砖的人,都知道这个倔强的老头不好惹,也就不敢来扒砖了。住得久了,对古城的历史了解多了,对古城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年迈的杨青录临终前,把小儿子杨国兴叫来,告诉他,要守住这座城门,任何人来扒砖,都不要答应。就这样,杨国兴承担起看守城楼的任务。

  杨国兴说,因为自己坚持不让人来扒砖本港台香港直播开奖他和村子里的多数人之间,基本上都已断绝往来。为守护这座古城,杨国兴觉得自己越来越寂寞,也越来越力不从心。又快到了吃枇杷的季节其实除了枇杷的美味叶也是种宝贝